产品经理的束缚:成长路径

停留在liú速慢的过去,认为行业还过于年轻,或许只是一种自欺欺人,不能让自己的成长具备高速效应,终将会被时代,被行业所拉开距离。

产品经理还年轻吗?产品经理这个行业还年轻吗?

这个问题不好回答,很多人认为这仍然是一个年轻的行业,不过十多年的岁月,然后另一个角度来看,或许就不太一样了。

“天上一天,人间一年”,这是形容两个不同的空间时间liú速差距的故事,虽说是故事,但我们的现实却也正在发生这样的现象,现在的一天,或许相当于过去的一年。

X之前,我们经营一家餐饮店要做出口碑,需要数年的经营运作才能形成口碑,而现在借助X的能力,营业第一天成为网红,一个月形成口碑,一年形成品牌的案例并不少见。

海底捞,钢管厂小郡肝串串香,都是在极短的时间将百年老店远远甩在身后。

老一代认为家族企业至少需要三代人的努力,第一代人做技术,第二代人做工艺,第三代人做商业。

再看看现在呢?XX,XX的建立只需要一代人,甚至当X建立时这一代人离退休都还很遥远。

我们正在一个加速发展的X,产品经理这个行业还年轻吗?

X大概是否定的,十多年的时间,在如今加速度极高的发展环境里,这或许已经是一个非常成熟的行业了,用过去的眼光来看,我们或许已经位于百年行业的阶段了。我们不能一直用X前的成长速度来衡量X后的行业,因为他们所处环境的时间liú速不一样,今曰的一天,已然相当于过去的一年。

停留在liú速慢的过去,认为行业还过于年轻,或许只是一种自欺欺人,不能让自己的成长具备高速效应,终将会被时代,被行业所拉开距离。

逆水行舟,不进则退,没有第三个结果,面对我们的未来,你可以尝试思考这个路径,希望能帮助你找到自己的X。

认清楚赛道的细微变化

我曾经写过分享过一篇文章,叙述了全栈产品经理是一个伪命题,我们不可能做到全栈,也没有必要做到全栈。我们自认为什么都能做,于是我们随波逐liú,谁给我offffer 我就做什么事情,这个思考方式造就了一批从业经验极长,但缺少特点,缺少闪光点的产品人。

五年经验,1年做金融,2年做社交,1年做资讯,1年做电商,这样的经验构成,在5年的赛道里,毫无竞争力。

随着我们工作经验的增长,我们的竞争赛道在发生变化,这是许多人疏忽的细节,这也是一个致命错误,是可以断送你职业人生的错误。

在我们缺少实际工作经验时,我们羡慕经验时间长的人,认为5年经验比2年经验容易找到工作,容易获得青睐,许多人都会这么思考,看上去似乎没有什么问题。

可是:5年经验的岗位 和2年经验的岗位是相同的吗?5年经验的薪资和2年经验的薪资是相同的吗?5年经验的工作内容与2年经验的工作内容是相同的吗?

这是两个截然不同的岗位,是两条迥异的赛道。彼此完全没有可比性,工作经验长并不X就更好找工作。

如果说1年经验的岗位薪资是8k,6年经验的岗位薪资是25K,思考两个问题:

  1. 六年经验的产品人是否愿意接受8K的薪资任职1年经验的岗位?
  2. 在X网站里,25K以上的岗位多,还是25K以下的岗位多?

随着经验的增长,我们的赛道也在发生变化,竞争优势并不会自然而然的加强,实际上,越是后期的赛道,越窄,竞争压力越大,淘汰率也越来越高。

同样是五年经验,杂乱的五年经验难以避免的会和专精的五年产生竞争,几乎毫无还手之力。专精的5年,是指5年电商经验的产品人,杂乱的五年则是什么都做的五年。

认识到专一优势的产品人,将会更加从容,更加稳定的继续走下去,将会有更大的概率进入下一个新的赛道:高层赛道,也就是总监的赛道。

高层赛道:是指企业高管的竞争赛道,产品经理的特点并不允许我们标准化持续下去,我们必然会走向高管的赛道,从决定一个需qiú,到决定一个产品,再到决定X的战略。

我们不难想象,高管的竞争有多么强烈。而还未认识到专一优势的产品人,则会原地踏步,在随波逐liú的过程当中,逐渐丧失选择的主动泉,逐渐的被这个行业淘汰。

5年经验里,有2年电商产品经验,在电商岗位里,或许只能将要qiú降低到3年经验岗位竞争,并且面对同样三年电商经验的专一产品人,并不见得有更多的竞争优势。因此,什么时候认识专一优势,将会决定我们的职业发展,专一优势也可以认为是产品经理这个行业的真正入门标志。

随波逐liú的原因是什么

随波逐liú,有什么岗位做什么事情,就比“专一”更X吗?实际上,我不认为随波逐liú就是X的,某种意义来讲,甚至比“专一”更累。

什么都做也就意味着什么都要学,同时也意味着不知道该学什么,尽管赛道降低了,但竞争却不会有所减少,只是竞争的内容发生了变化而已。

因为缺少一个更长远的方向作为灯塔,我们也就只能如同无头苍蝇一般,看见什么就学什么,似乎每个知识都是我们的救命绳索,然而学到的东西又极少被使用,极少能够直接产生价值。

这就会让我们感到焦虑,不安,不自信,这些情绪因素又回进一步迫使我们漫无目的的学xí,迫使我们在与人交liú相处时感到忐忑,迫使我们在面试以及X上显得业余。

我们觉得自己已经很努力了,但却没有什么结果,最大的影响在于,怀疑自己是否能在这条路上走下去,怀疑自己的能力,甚至怀疑自己的才智。

归根到底,是因为我们还没有真正的入门,还不是一位真正意义上的产品经理,这和我们工作经验的长与短无关,而是我们还未理解到这个行业的本质,还没能给自己贴上产品经理的标签。

有的产品人,尽管有5年以上的工作经验,或许依然还在门外徘徊,不得其fǎ,常常被自己的工作经验所迷惑,以至于疏忽了这样一个核心原因,困扰我们的或许只是因为我们对产品经理还不够了解,我们还未能真真意识到什么是产品。

案例

对于电商行业的产品经理而言,就有这样的一个分界点,如何去定义电商产品的本质。

有的人认为,电商产品就是mài东西的, 我们衡量电商产品的好坏是Xmài东西的数量来判断,淘宝之所以出名,是因为淘宝mài的东西最多,淘宝的交易额最大。

另一部分人则认为,电商产品是研究人们为什么mǎi东西的原理,是去探索人们在什么环境下,什么X下更愿意mǎi东西,研究的是消费心理学,研究的是X行为学。他们认为一款电商产品是否做的好,取决于是否准确的X了用户的行为与心理。

前者关注的是结果,将东西mài出去,mài的多只是产品的一种结果,同时也是一种需要,而不是一种需qiú。后者关注的是因,X人们mǎi东西的行为,才能左右mài东西的结果,后者是需qiú,是考虑消费者会mǎi什么,会以什么形式X。

X的对比在于,每个电商产品人都可以设计出拼团功能,秒shā功能,但却只有后者,才能让这些功能发挥作用。

这就是横在产品人与非产品人之间的关卡,当迈过这道坎以后,我们看待事物的视角就会发生变化,尽管他们依然是相同的事物。导致我们随波逐liú的根本原因恰恰也是如案例一样的因果倒置的问题。

我们认为,自己要理解了本质,才能在一个行业深挖数年,实际上却是现在一个行业深挖数年,才能掌握到一丝该行业的本质。

就是这样的一个因果倒置的问题,困扰了大多数产品人,让我们过早的认为自己不适合一个行业,认为自己没有洞察力,认为自己差人一等, 其实只是因为我们还没有付出足够的时间,足够的精力,去研究,去深入学xí。

而一旦我们这样做了,尝试在一个行业用数年的时间去研究,也就走上了“专一优势”的道路,就是另一种竞争格jú了。

桎梏的真面目:需要与需qiú

专一优势并不是简单的只做一件事,而是一次目的地的选择。

产品经理这个行业其实和地铁很相似,我们来自于不同地方,有的是程序员转行,有的是设计师转行,还有的是应届生,但却不是产品X,还有许多可能都不是X从业X。

形形X的人,在地铁站集中汇集,都贴上了产品经理的标签,坐上了这个职业的列车。而我们所要专一的行业,领域,就是我们的下车点,有的人会在社交站台下车,从此成为一名社交领域的产品经理,有的人在电商站台下车,成为电商领域的产品经理。

当然,受到外界环境的影响,有时候,我们不得不回到地铁站,从新乘上列车,离开这个地点,但无论如何,我们都需要一个下车的目的地,一个下车点。

只有下车以后,才是产品经理的开始,车上的时间,只是一个必要的运输路径,一个必要的位移过程。

专一优势,是指我们持续研究一个领域,持续关注一个领域,更重要的是,专一优势是我们迈入产品经理行业的钥匙,是我们突破行业桎梏的必然条件。

这个“桎梏”的真正面目则是我们常常提及的“需要与需qiú”,那些我们认为是需qiú的信息,通常只是“需要”。

这就是一个阳谋,尽管我们知晓需要与需qiú的差异,知晓两者的价值差距,但产品行业毕竟不是开发行业,没有工具能辅导我们准确的指出程序的错误点,甚至没有工具能告诉我们是否发生了错误。

也就是说,我们无fǎX判断自己做的是正确的需qiú,还是错误的需要。

在产品经理工作的前两年,我们X的几乎都是“需要”,客户需要什么,X需要什么,合作伙伴需要什么,我们自己需要什么,用户需要什么,可以说“需要”充斥了我们职业生涯的前两年。

正是因为这种特殊的成长环境,会让这层桎梏越来越牢固,让我们越来越难以打破桎梏。不仅仅是停留,更严重的是会让我们一度将需要理解成需qiú,从而得到“需qiú不过如此”“每个人都可以提需qiú”的错觉。

实现需要实在太容易了,一旦我们将满足需要理解成了满足需qiú,我们就会进入产品的X地带,基本可以提前宣判职业生涯的结束,除非有特殊的机遇,能够帮助我们走出误区,重新认识并分辨需要与需qiú。

而这也是一位好的leader如此重要的原因所在。为什么都在说有一个好的leader,能少走很多弯路呢?

最大的一个原因并不是好的leader会教我们如何做,而是这位leader,能帮我们缕清需要与需qiú,能在前两年的工作当中,让我们X到需qiú,而不是单纯的累积“需要”。

两个同样经验的新人,不同的leader带领,就会形成截然不同的结jú,有的已经开始塑造自己的专一优势,已经开始探索需要背后的需qiú,而有的,则还持续的沉浸在各种需要当中,还在为了自己的效率,工作速度洋洋自得。

其实越往后的竞争当中,速度真的不太重要,需qiú质量才是产品经理价值的衡量点。有时我们做100个X值的需要,挡不住1个高价值的需qiú。

多数情况下,“需要”都是以个体诉qiú得以呈现,我们能够直接X的几乎都是“需要”,这些不同的需要,有一个很明显的特点,他们总是让人难以选择,看上去都是正确的,看上去都是有人需要的,我们很难去判断应该做什么,不应该做什么。

有的女性需要X连衣裙,有的女性需要XX服,但是对于一款女性服装APP而言,首页的广告位,或者运营的商品推荐弹窗只能推荐一个商品时,我们应该推荐连衣裙,又或者推荐X服?

需要是一种难以判断,难以取舍的个体诉qiú,也是表面诉qiú,但同时,需要也是通往需qiú的核心路径之一。X对需要的深层次研究,为什么A女士需要连衣裙,为什么B女士需要X服,我们会发现个体诉qiú的背后都能寻找到X性的诉qiú,这样的X性诉qiú就是比较初级的需qiú所在。

实际上,并不是B女士需要X服,而是女性在某些场合,某些时间,某些年龄阶段或者其他的一些场景下倾向于X服,而B女士恰好满足其中的部分条件,属于X服的需qiúX的一员。

一款瑜伽产品,X类产品,健身类产品,往往可以向用户推荐X服便是X了需qiú,实现了商业变现。

尽管,我们难以对“需要”做取舍,但却很容易对“需qiú”做取舍,X该需qiú覆盖的用户面积,商业价值,就可以判断需qiú的质量是高还是低,也就是说需qiú的价值是可以X计算得到,这样就能辅助我们做2选1的决策。

对于后期的产品经理而言,衡量能力差距的并不是需qiú的数量,而是需qiú的质量,我们其实一直都在多个可能性之间做判断,做取舍,做决策。需要特别容易获得,但需qiú却极难挖掘,需要我们进行许多的分析,许多的思考,许多的推理论证,可是这些都不是第一步。

挖掘需qiú的第一步,其实是足够的经验,足够的素材,足够的可分析对象,这就要qiú我们先在一个行业深度挖掘数年,X大量的经验,大量的信息从而获得接近需qiú的资格。这就如同一个从未做过电商的产品人,不要妄谈人们购物的需qiú,从未做过社交的产品人,不要妄谈人们社交的需qiú一般,因为缺少足够丰富的理论依据和分析样本,那这些观点和结论,大概率只是“个人需要”而已。

总结

这篇文章有点长,很感谢你的耐心阅读,我将部分观点总结如下:

  1. 随着经验的增长,竞争也变得更加激烈,有时候并不是经验越丰富越好,请珍惜还不具备丰富经验的现在,去积累自己的力量。
  2. 产品经理要避免“随波逐liú”,尝试去塑造自己的专一优势,这会让你在同年限的竞争赛道里取得极大的优势。
  3. 因果倒置的现象十分有趣,我们并不是先了解行业本质再深入一个行业,实际上相反,我们是先深入一个行业,从而获得这个行业的本质。
  4. 专一优势 是我们突破桎梏的突破点所在,X专一优势更容易让我们真正意义踏入产品经理这个行业。
  5. 桎梏的真面目是“需要与需qiú”的分界线,尽管我们经常看见“需要与需qiú”的资料,但实际工作中,并没有太多的工具能帮我去辨别,去判断谁是需要,谁是需qiú,除非有一个好的leade 。
  6. 需要通常是以个体诉qiú的方式存在,是浮于表面的诉qiú,我们很难在多个需要之间进行选择, 这可以视为 判读需要的一个嫌疑点(只是嫌疑,并不X定性)
  7. 需qiú可以X分析需要背后的形成原因而获得,是一种X性的诉qiú。
  8. 需qiú本身可以X多个维度综合计算出需qiú价值,是可以X价值对比从而进行判断,取舍,决策的X诉qiú。

希望这篇文章你能喜欢,如果对你有所帮助的话,可以请你分享一下吗?

#专栏作家#

枯叶,微信X号:产品经理充电站。人人都是产品经理专栏作家。近9年经验的产品经理,擅长社交、社区、细分X挖掘。

本文由 @枯叶 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。未经许可,jìn止转载

题图来自Unsplash,基于CC0协议

给作者打赏,鼓励TA抓紧创作!

收藏 (0) 打赏

以上内容不错,打赏支持一下!

打开微信/支付宝扫一扫,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,分享从这里开始,精彩与您同在
点赞 (0)

声明:本站所有教程资源,如无特殊说明或标注,均为本站原创发布。任何个人或组织,在未征得本站同意时,禁止复制、盗用、采集、发布本站内容到任何网站、书籍等各类媒体平台。如若本站内容侵犯了原著者的合法权益,可联系我们进行处理。

雄发创业网 自媒体是如何赚钱的 产品经理的束缚:成长路径 https://www.xiongfawang.com/4377.html

常见问题

相关文章

产品经理的束缚:成长路径-海报

分享本文封面